首页 > 便衣侦探维克托 >

八、剑桥饭店大战

阿勒克桑德拉一边后退,一边企图使劲挣脱他的手。他抓得那么紧,让她十分愤怒。穿过前厅,维克托掩上客厅的门,她立即喊起来:“真可恨!你有什么权力竟敢这样?……”

他慢慢重复道:“警察包围了饭店……”

不出所料,她反驳道:“那又怎么样?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警察正在抄英国人的名单……这些人要受到讯问……”

“这与巴齐莱耶芙公主无关!”

“在这些英国人中,有比米什先生。”

她只是眨了一下眼睛,断然说:“我不认识比米什先生。”

“您认识……认识……这个英国人住在这一层——337房。”

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“您认识他。”

“这么说,您在监视我?”

“出于需要,为了帮助您。比如现在。”

“我不需要帮助,尤其……”

“不需要我的帮助。您想说这话?”

“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。”

“我求您,不要迫使我做无用的解释!我们的时间这样少,不过十分钟……十分钟,您听清了吗?我估计,最迟再过十分钟,就会有两个侦探进入比米什先生的房间,请他下楼到经理室,去见莫莱翁专员。”

她努力装出笑容:“我同情这可怜的比米什先生。人家指控他什么呢?”

“指控他是从玛尔伯夫街酒吧逃走的两个人之一。另一个是亚森·罗平。”

“他的情况不妙。”她依然不动地说,“您要是同情这个人,就打电话通知他……让他自己判断该怎么办。”

“有人监听电话。”

“怎么?”她比刚才紧张一些了,“那您自己想法儿去告诉他吧!”

这个年轻女人的语气中,有一股傲慢的意味。维克托被激怒了,冷冷地说:“您不了解局势,夫人。八九分钟后两个侦探会敲比米什的门,然后有一个侦探会把他领到经理室,另一个留下来进行搜查。”

“那该他倒霉!”

“可您也许也要倒霉。”

“我?”

她身子一震。是不快,是气忿,还是担心?

她仍然克制住自己,说:“我也要倒霉?您认为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?他不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可能是这样。但他在跟您合作。请不要否认。我知道……我知道的事情比您认为的要多……从您承认丢掉了发夹并向我伸出手那天起,我当然想弄清您为什么对这类行为如此忽视呢?”

“这是因为我也干这种事吗?”

“不管怎么说,干这种事的人使您惊讶。有天晚上,我看见您与这个英国人说话!”

“就这些吗?”

“后来,我进了他的房间,发现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一件使我了解您的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她不安地问。

“一件马上要被警察找到的东西。”

“直说嘛!”

“在比米什先生的衣柜里……说明确点,在一摞衬衫中间,警察将会发现一条桔黄色浅绿条纹的丝围巾……”

“什么?您说什么?”她说着,站了起来。

“一条桔黄色浅绿条纹的丝围巾。就是埃莉兹·玛松的那条围巾。我在他那里见过……就在那里,在那个英国人的衣柜里……”

巴齐莱耶芙公主的抵抗顿时土崩瓦解。她还站在那里,但身子摇摇晃晃,惊慌失措,嘴唇颤抖着,结巴道:“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他无情地说下去:“我在他房里看到了。正是警察寻找的那条围巾。您看过报纸……就是埃莉兹·玛松早晨在家里围的那一条。在英国人手里找到这条围巾,就无可否认地证明他参与了沃吉拉尔街的谋杀案,也证明了亚森·罗平的参与。既然能有这条围巾,就不能找到别的证据,以揭开另一个人,一个女人的真面目?……”

“哪个女人?”她从牙缝间挤出这句话。

“他们的同伙。就是凶杀案发生时,有人在楼梯上碰到的那个女人……那个杀了人的女人……”

她大叫一声,朝维克托扑过来。这声叫喊既是招认,也是强烈抗议。她大声吼道:“她没有杀人!……我肯定这个女人没有杀人!……她最憎恶杀人的罪行!最怕流血和死亡!……她没有杀人!……”

“那么,是谁杀的呢?”

她没有回答。她的感情变化之快令人难以置信。激动消失了,她突然变得沮丧。她喃喃说道:“这一切无足轻重。随您怎么看待我,我无所谓。再说,我也完了,一切都转过来反对我。比米什为什么要留这条围巾呢?他随便用什么办法毁掉都行……不,我完了。”

“为什么?您走嘛!谁都不能阻止您走嘛。”

“不。”她说,“我不能走,我没有力气。”

“那么,您就帮助我。”

“帮您做什么?”“通知他。”

“怎么通知?”

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“您不会成功的。”

“会的。”

“您要把那条围巾拿走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比米什怎么办?”

“我告诉他怎样逃走。”

她走过来,维克托打量她一会。她又鼓起了勇气,眼神温和了,甚至在这个男人对面微笑起来。这个男人虽然老了,但她认为是自己的女性魅力在他身上起了作用。否则,怎样解释他对自己这种无条件的忠诚呢?他为什么要冒灭顶之灾来救她呢?再说,这沉着的目光、刚毅的面孔把她控制住了。

她向他伸出手来。

“要快,我很担心。”

“为他担心?”

“我不怀疑他的忠诚。可我心里总是没底。”

“他会服从我吗?”

“会的……他也怕,跟我一样……”

“不过,他不会相信我。”

“不,我想不会。”

“他会开门吗?”

“您敲两次门,每次两声。”

“你们没有别的联络暗号吗?”

“没有。这样敲门就行了。”

他正要离开。她又拉住他:“我该怎么办?走吗?”

“您呆在这里不要动。过一个小时,警报解除后我再来。到那时再商量。”

“要是您回不来呢?”

“那您就星期五到圣雅各广场去见我。”

他想了想,又小声说:“瞧,一切都安排好了,不是吗?我没有留下一点漏洞吧?好吧,千万别离开这里,我求您。”

他察看外面,走廊里不像平时那么空荡了,来来往往的人不少。这表明旅馆里开始了一场骚动。

他等了一下,然后就冒险了。

他先走到电梯栅门前,一个人也没见到。然后,他一直跑到337房间门前,立即按照她刚才说的节奏敲起门来。

里面传来脚步声。插销扯开了。

维克托推开门,看见比米什,就把刚才对公主讲的话又说了一遍:“警察包围了旅馆……要搜查房间……”

与这个英国佬打交道不像跟阿勒克桑德拉那么费力。一个没作什么抗拒,另一个也没有费力就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了对方。两人男人马上就挂上“钩”了。英国佬立即明白了所面临的形势。恐惧立即把他吓倒了,根本就没有去猜度维克托为什么要来向他报警。再说,他虽然能听懂法语,却说不好。

维克托对他说:“你必须听我指挥,而且是刻不容缓。警察要搜查每一个房间,因为他们认为从玛尔伯夫街酒吧逃走的那个英国人就藏在饭店里。他们会因为你那所谓的扭了脚而怀疑你,首先讯问你。我们私下说,你这个借口不算高明。你要么就不回来,要么就别把自己关在房子里。你身上有危险的文件或书信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会连累公主的东西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这个冒失鬼!快把衣柜钥匙给我!”

英国人服从了。维克托翻开那一摞衬衣,抓住那条丝围巾,装进自己口袋。

“就这东西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还有没有?要有,还来得及。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“我把话说在前面,如果你胆敢出卖巴齐莱耶芙公主,我就打破你的脑袋!快准备皮靴、帽子和大衣,立即离开!”

“可是……警察?”比米什说。

“别说话。你知道通篷蒂约街的那个出口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那里只有一个警察。”

英国人作了个拳击动作,表示他要把这个警察打倒,强行通过。

维克托反对道:“不行。不要干蠢事,那样你会被抓住的。”

他从桌上拿起一张旅馆的名片,写上“放行”,注上日期,签上莫莱翁专员的名字。

“把这张名片交给值勤的警察。签名看不出有假,我保证。快走吧!不要犹豫,不要回头。迈开大步,走到街角。”

英国人指着装满他的衣物和洗漱用品的柜子,做了个表示遗憾的动作。

“怎么,你还想要什么?”维克托讥讽道,“赔偿?快走吧!……”

比米什拿起皮靴。可是,就在这时,响起了敲门声。

维克托着急了:“妈的!……是他们吧?倒楣,让他去对付吧。”

外面又敲起门来。

“请进!”他喊道。

英国佬把皮靴扔到角落里,躺到一张长沙发上。维克托正要去开门,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。这是楼层服务生在用他的钥匙开门。两名侦探跟在他后面——都是维克托的同事。

“再见,亲爱的先生!”维克托夸张地装出南美口音对英国佬说,“您的腿好了,我真高兴。”

他跟两个警察打了个照面。其中一个彬彬有礼地说:“卢博侦探,司法警察局的。我们在旅馆搜查。请问您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位先生的?”

“比米什先生吗?嗬!认识他有一阵了……在大厅里……他递给我一支雪茄……他扭了脚以后,我常来看他。”

他报出自己的名字:“玛尔柯·阿维斯托。”

“秘鲁人,对吗?您是专员希望询问的人。请您下楼到经理室去,好吗?您带证件了吗?”

“没有。在房间里。就在这一层。”

“我这位同事陪您去。”

卢博侦探看了看长沙发上的英国人的腿。他脚脖子上缠了绷带,旁边桌子上放着准备好了的敷料纱布。卢博冷冷地问道:“不能走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那么,专员得自己上来。你告诉他。”他对同事说,“他来之前,我先检查这英国人的证件。”

维克托跟着同事走了,心里暗暗嘲笑他。这个卢博侦探只满足于完成差事,搜查英国人,从来也没想过要留神检查他维克托,也肯定没有想到,他卢博将单独一人与一个可能带了武器的嫌疑人关在房间里。

而他维克托却想到了这一点。他一边在自己房间衣柜里寻找那些证明他是玛尔柯·阿维斯托的证件,一边观察着跟着他的警察,心想:“我该怎么办呢?一脚把他绊倒,关在这个房间里……自己从篷蒂约街溜走?

“可是,有必要吗?比米什被直接盯住了。如果他能摆脱卢博,并且用那张伪造莫莱翁签字的假通行证逃出去,那他维克托还有什么可怕的呢?”

他顺从地让人把自己带下去。

这时,饭店骚动起来。楼下的大厅和宽敞的前厅里,挤满了旅客和住客;他们觉得惊奇,议论纷纷,因为禁止出门而忿忿然。尽管有人劝说、解释、维持秩序,还是一片混乱。莫莱翁所在的经理室里开始挤满了人,他不耐烦了。

他只看了一眼维克托,就把他交给一个助手,显然,他只关心那个比米什先生。他断定那个英国人就是他要抓的人。“喂,那个英国人呢?”他问陪维克托来的警察,“你没有把他带来吗?”

“他不能走路……他的脚扭伤了……”

“谎话!这个家伙我觉得可疑。一个胖子,对吧?红脸?”“对。留着刷子一样的小胡子,短短的。”

“很短吗?没错……卢博守着他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就去……你跟我一块儿去。”

有一个上了名单的旅客急着要赶火车,风急火急地闯进来,又拖住了莫莱翁。他为这件事耽误了宝贵的两分钟,又用两分钟吩咐一些事情,最后终于起了身。

维克托的证件已被检查完毕,再则他也没有要求放行,出来在电梯里碰上莫莱翁、那位侦探和

一位警察。三个人似乎都没注意他。到了四楼,他们急忙走出电梯。

莫莱翁使劲擂337房的门。

“快开门,卢博!”

没有反应。他给气坏了,又敲了起来。

“妈的!快开门!卢博!卢博!”

他叫服务生和楼层领班,服务生拿着钥匙走出服务台。莫莱翁急不可耐,催他快走。门开了。

“妈的!”专员吼道,“我料到……”

在房间里,他们看到卢博侦探被毛巾、浴衣捆绑着,堵着嘴在地板上挣扎。

“没受伤吧,嗯,卢博?啊,那强盗!竟把你捆起来!可是,你这么个壮小伙子,怎么让他捆起来了呢?真见鬼!”

他们给卢博松了绑。卢博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。

“他们是两个人!”他怒不可遏地喊道,“是的,两个人!那个家伙是从哪儿钻出来的?可能早就藏在这里了。他在我背后动手,一掌砍在我的后颈上。”

莫莱翁抓起电话,命令道:“谁都不许离开旅馆!没有例外!明白吗?任何人,只要试图逃走,就抓住。不许有任何例外!”

然后,他又冲着屋子里的人喊道:“这么说,这里是两个人!可是另一个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呢?那第二个?你什么都没察觉吗?”他又对卢博的同事说,“你去找找,胖子……你们搜查浴室了吗?他肯定是藏在那儿的!”

“我认为,”卢博说,“……我有印象……当时我背对浴室……”

他们搜查了浴室,没有任何痕迹。浴室跟隔壁房间相通的那道门也是锁上的。

“搜查!”专员命令道,“彻底搜查!卢博,跟我来,好吗?该到楼下去。”

他分开聚集在走廊里的人群,从左边朝电梯走去。这时从右边传来喧嚷声。这是个四边形的建筑,走廊四边都通。正如卢博所指出的,比米什可能是从右边跑到旅馆后门的。那里临篷蒂约街。

“不错。可是,拉尔莫纳守在那里。”莫莱翁说,“命令十分明确。”

这时,喧哗声更响了。他们一拐弯,就看到走廊尽头有好多人,向他们示意,叫他们过去。在一个堆着棕榈树,摆着扶手椅,像是冬天辟作客厅的凹室,一群人正弯着腰看地上躺着的一个人。有个人刚在两个棕榈树花盆之间发现了他。

卢博说:“这是那个英国人……我认出他了……他浑身是血……”

“什么,比米什?没死吧,嗯?”

“没有。”一个人回答。这人正跪在地上给比米什听诊,“不过,伤得厉害……肩上挨了一刀。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,卢博?”莫莱翁喊道,“难道是藏在屋子里,从后面攻击你的那个人干的?”

“妈的!……他想摆脱这个同伙。幸好所有的出口都堵住了。会逮住他的。”

维克托一直没离开这两个警察。这时,他不再等下去,趁着混乱,溜到第二座楼梯那儿,飞快地跑下楼。

到了楼下,通篷蒂约街的那个出口就在旁边,拉尔莫纳和另外两个侦探守在那里。门口挤满了旅馆的员工。维克托向拉尔莫纳示了意。拉尔莫纳分开人群,走拢来跟维克托说话。

“不可能出去,维克托……有命令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自己能对付……有人给你看过一张名片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一张假的。”

“妈的!”

“走了吗?”

“走了。”

“有什么特征?”

“没注意……步态年轻。”

“那么,你不知道他是谁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亚森·罗平。”

维克托这种确信的态度感染了那些与亚森·罗平交过手,经历过那惊慌时刻的警察。一如平时,他们哭啊,闹啊,出乖露丑,滑稽可笑,像是演一场闹剧。

莫莱翁一脸苍白、张皇失措,却又强装镇静,坐镇经理室,就像军队长官坐镇司令部一样。他给警察总署打电话求援;派人到旅馆上下传令;发布互相矛盾的命令,令人不知所措。有人叫喊着:“亚森·罗平!……是亚森·罗平!……他被包围了!有人看见他了……”

英国人比米什躺在担架上从门口经过。他被送到博戎医院。值班医生说:“不是致命伤……明天就可以审问……”

接着,卢博从篷蒂约街回来了,非常气愤:“他从后门逃走了。他交给拉尔莫纳一张名片,有您签的字,长官。”

莫莱翁断然否认:“这是假的!我一张通行证也没签!把拉尔莫纳叫来!这签名甚至没有模仿我的笔迹!只有亚森·罗平才有这种胆量。上楼到英国人的房间去,看看有没有笔墨和旅馆的名片。”

卢博箭一般跑出去。

过了五分钟,他回来了。

“墨水瓶盖还是开的……笔不在原处……桌子上有旅馆的名片。”

“那假通行证是在你被捆住之后,在那个房间开的。”

“不可能,要是那样我会看见的。英国人穿上皮鞋。接着他们就跑了。”

“可他们不知道我们搜查呀!”

“可能知道。”

“谁告诉他们的?”

“我进房时,有一个人跟那个英国人在一起……一个秘鲁人……”

“玛尔柯·阿维斯托……他去哪儿了?那家伙?……”

卢博又跑出去。

“不见人了。”他回来后说,“房间里没人……里面只有三件衬衫……一件上衣……洗漱用品、一盒化妆油……刚用过,盖子都没盖。那个秘鲁人逃跑前可能化了妆。”

“他一定是同谋!”莫莱翁说,“他们三人是一伙……经理先生,谁住在比米什浴室隔壁的房间?”

经理看了看旅馆的平面图,惊讶地说:“这个房间也租给比米什先生了。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他一到这里就租下了。他要了两个房间。”

大家都觉得惊讶。莫莱翁说;“因此,照情况看来,可以肯定,三个同伙都住在同一层,挨得很近,玛尔柯·阿维斯托住345号,比米什住337号;而亚森·罗平就住在隔壁。他从玛尔伯夫街酒吧逃走之后,就一直隐藏在这里养伤,由比米什来照料、看护,提供膳食。比米什非常谨慎、灵活,服务生们根本就没察觉亚森·罗平的存在。”

司法警察局长戈蒂埃先生刚进来,听莫莱翁专员介绍了情况,表示赞同,又问了一些细节,然后说道:“比米什抓住了。亚森·罗平如果没用那张通行证混出去,就还在旅馆里;无论如何,那个秘鲁人还在。因此,搜查就很容易了。现在可以解除禁令了。旅馆每一个门口都派一名侦探守着,监视进出的人。莫莱翁,你到每个房间去看看……要客客气气,不要搜查,也不要讯问。维克托协助你。”

莫莱翁道:“维克托不在这里,长官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维克托?”

“对啊,便衣侦探维克托。刚才我到的时候他和我还聊了几句呢!他当时正和同事以及看门人聊天。卢博,你去叫他。”

维克托来了,仍和平时那样沉着脸,穿着那件紧身衣。

“你早来了吗,维克托?”莫莱翁问。

“刚到。”他回答,“刚了解了一些情况。祝贺你抓到了英国佬,这可是一张大牌啊!”

“是的!可是,亚森·罗平……”

“亚森·罗平嘛,那是我的事。要不是您操之过急,我会把他整个儿烤熟了送给您,您的亚森·罗平。”

“你说得真容易!玛尔柯·阿维斯托,一个秘鲁人,是他的同伙吗?”

“同样来个全烤。他是我的朋友,那玛尔柯,一个可爱的小伙子,而且很厉害!他没准就是在您眼皮下溜走的呢!”

莫莱翁耸耸肩,说:“如果,你要说的就是这些……”

“当然是的。但是,我还有一个小发现……噢,微不足道……也许与案子无关。”

“发现什么?”

“在您那个名单上,还有一个叫默丁的英国人吗?”

“有,赫维·默丁。他出去了。”

“我看见他回来了。我向门房了解过他的情况。他按月租了一个房间,但很少来过夜,每星期只来一、两个下午。总有一个打扮优雅、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到房里找他,与他一起喝茶。这个女人有时在大厅等他。刚才,他回来之前她也在大厅里,看到这里乱纷纷的就走了。也许,应该把这个英国佬默丁叫来问一问?”

“卢博,你去一下,把英国佬默丁带来。”

卢博跑出去,带来一位先生。这人肯定不是英国人,也肯定无权叫赫维·默丁这个名字。

莫莱翁一眼就认出他来,惊叫道:“怎么,是您?菲利克斯·德瓦尔,居斯塔夫·热罗默的朋友,圣克卢的不动产经纪人!您自称英国人?”

菲利克斯·德瓦尔,这个居斯塔夫·热罗默的朋友、圣克卢的不动产经纪人非常狼狈。他想开玩笑,但笑声很不自然。

“是啊……难道不是吗?……我常到巴黎来看戏……有个落脚之处方便点。”

“为什么用假名呢?”

“好玩……再说,您应当承认,这与别人无关。”

“您接待的女人是谁呢?”

“一位朋友。”

“一位总遮着脸的朋友,也许嫁人了吧?”

“没嫁……没嫁……不过,她有理由……”

这个插曲似乎很可笑。可是,他为什么这样狼狈呢?……说话为什么支支吾吾呢?

一阵沉默。莫莱翁看了看旅馆平面图,说:“菲利克斯·德瓦尔的房间也在四楼,就在英国人比米什被刺伤的那间小客厅旁边。”

戈蒂埃先生看看莫莱翁。这个巧合使他们两人都感到吃惊。是否应该把菲利克斯·德瓦尔看成第四个同伙呢?那戴面纱的女人会不会就是巴尔塔扎电影院里的那个女人,杀害埃莉兹·玛松的凶手呢?

他们朝维克托转过脸。维克托耸耸肩,嘲弄道:“你们想得太多了!这件事是次要的,只是个插曲。当然还是应当把它弄清楚。”

戈蒂埃先生请菲利克斯·德瓦尔准备接受司法机关传讯。

“很好。”维克托说,“现在,长官,我请求最近哪天早上见您。”

“有新情况,维克托?”

“向您作些说明,长官。”

维克托认为还是通知巴齐莱耶芙公主为宜,就没有陪莫莱翁专员检查旅馆。的确,英国人比米什被捕了,可能会把公主供出来。

全部禁令都已解除。他溜进总机房,请接线员给他接345号房间。

345号没人接电话。

“接着要,小姐。”

还是没人接。

维克托走到门房那里打听:“345号房间那位夫人出去了吗?”

“巴齐莱耶芙公主吗?她走了……一个钟头左右。”

维克托心一沉。

“走了?……突然走了?……”

“啊,不!她的行李昨天就送走了,今早结的帐。走时只剩一只箱子。”

维克托没有再问下去,不管怎么说,阿勒克桑德拉·巴齐莱耶芙的离开不是很自然的吗?无人阻止她出去不也是很正常的吗?再说,谁又规定她非要得到维克托的准许才能走呢?

尽管如此,他还是怒气难消。亚森·罗平跑了……阿勒克桑德拉失踪了……到哪儿去找他们?怎样找到他们?

上一章便衣侦探维克托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