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浮世绘 >

8、运

幸运与霉运是相生相克此消彼长的。

这个话早有定论,无论古今中外。易经里说,否极泰来,剥久必复,老子说,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培根说,幸运并非没有恐惧和烦恼,厄运也绝非没有安慰和希望。

我第一次看见她,是在君悦的自助餐中心,她穿着一水儿的貂皮大衣。记住,是貂皮大衣,不是羊绒大衣配貂皮领。我当时也穿了一个貉毛领,可惜后来被证实是化纤仿冒的。我得知这个领子是仿冒的时候特生气,还跑到久光百货跟人吵架,说三千块钱买的衣服,标牌上写的是貉毛,结果却是化纤。虽然我不知道貉是什么动物。人久光百货的营业员特牛,白眼看看我说,这里随便一件棉缕都5000上,你三千块买件外套还想沾毛?我当时翻了翻附近衣服的标牌,也就拉倒。

而她,那身华贵的泛着幽幽荧光的长及膝盖的大衣,竟然是全貂皮的!她还那么胖呢!那得杀了多少只貂啊!

我见她的时候,她正从自己堆尖高的盘子抓了只打螃蟹脚啃。一面说自己胃口小,一面吃了一盘一盘又一盘,最后擦嘴说,都快走不动了。

我说,歇歇吧!别走了。等歇够了再动身,搞不好能熬到下顿晚餐的新菜上盘。中午咱才吃得是螃蟹,到晚上应该有波士顿龙虾。

她并不留恋地说,我得走了,我要去XX地方看儿子。我一惊,那个地方是很著名的看押犯人的地方。

我问她,怎么了?

她特别凄惶地说,儿子因打群架,误伤了人,其实那么多人,到底谁伤的都不知道,但对方就指着他,就把他给指认了。我不晓得使了多少钱去打点人,那年养的大闸蟹赚的钱全填进去了。

结果呢?

“结果还是被判了不少年。我走了,我这就去看他,免得天黑了赶不到地方。”

她是一个传奇人物,她的传奇让我惊叹不已,感觉有的人天生就是编造故事的,如我,而有些人天生就是创造故事的,如她。

她有个外号叫“孤独求败”。

据说邪门了,她是想什么有什么,干什么成什么,一辈子手指里流金淌银,只要她一拍脑子决定的事情,是必成无疑。而且怪就怪在她总是走在潮流的前面,逆向而行。

但是有人说,所有的钱都是邪恶的。即使她的钱来得怎么看都正大光明,但只要钱到了手里,就有厄运。基本上她是成就了,她身边的人就贡献了。据说她赚第一桶金做手模玩具的时候,老外恨不得跪在地上求她发货,偏巧她这刚把出关手续办完了,人民币贬值了,对美金一下降到8,以前好像是3点多?她暴发一笔横财。钱多得都用麻袋装,结果,她婆婆瘫了,床前离不了人,她只好把厂子给转让了。

她天天给婆婆拾掇屎尿,累得人都胖了,当然她说那是浮肿,后来不想洗尿渍子了,就跟镇上生产卫生巾的厂说,你能不能给我生产个老人穿得尿裤?镇上替她做了个放大的卫生巾,她带着穿着大卫生巾的婆婆到省城养老院去,想把婆婆推给人家照顾。养老院不收没城里户口的,却对她婆婆的尿片儿很感兴趣,一订就是好几箱,她拿婆婆跟人换尿布,结果婆婆住进了养老院,单间儿,她开始了生产成人纸尿裤的生涯,又赚得盆满钵满。

钱有来路自然有去处。

估计是赚钱把眼迷了,忽视了老公。她男人在外头有了姘头。农村不比城里,城里女人跟自己男人闹,闹翻了就离婚。乡下女人就是俩泼妇对骂,见面就磕,磕完了也不离,回家两口子还是两口子。这是女人的斗争。

男人可不那么文斗。人家男人从外地打工回来,听说自己亏了,上去拿了把锹,等她男人夜里从牌局上下来的时候,搁他脑门子上一拍,立马躺到。据说脑子都少了一半了,脑浆迸裂。那家男人跑了,她家男人植物了。

她忙着把手头的一摞订单交给工厂,自己又回家照顾那个瘫子。因为瘫子对她有负,她自然对他也薄,给口吃的不饿不死就行了,活儿明显比伺候婆婆少。伺候婆婆的时候,眼睛还有村里村外街坊乡亲盯着看,到伺候老公的时候,连大伙儿都觉得她没走已经够仁义了。

有人跟她说,你去算命吧!怎么就那么不顺?早年爹娘故,妹子婚姻也一塌糊涂了,进夫家门就操不完的心。看看啥时候顺。

她去找了个姑子算。姑子说,金克木。你命里金旺,木就是你的亲人。你旺周围人就衰。你啥时候败了家,周围都顺了。

她一听,回来就问大家,干啥能败?

旁边养猪的大爷说,就这个!养得越多,亏得越重。我现在这一摊子,不要钱了,白给你。但我跟你说明白,养大一头猪仔,最少亏100多的饲料钱,猪肉卖不上价,我现在想把这个糊口生意给捣腾出去都没人接手。

她一听就乐了。行!还有人白送!

她接过那几头瘦猪就养起来了。因为求败,又把手里攒的钱,全数买了周围人不想养的猪仔,按这速度,不超过半年就垮了,这该转运了吧?

没出俩月,上海的大卡车开到她家门口问:“你家生猪啥时候出栏?我全包了!不许给别人。”她问多少钱一斤,人家给了个数,把她都吓坏了,心说人家都卖不出去的猪,怎么到我手就成金猪了?

那一向猪场都关了,就她家生意红火。红到什么程度?上海来拉猪的车打架,她的猪场早上4点开门,每天出150头猪,头天下午车就到了排队等。

她托儿子到城里给买了台大型数钞机,银行数钱的那种,手点钱都点得有腱鞘炎了。

儿子是在回来的路上被人拉去打架的。她那台数钞机是从警察手里拿到的,差点被列为凶器。

她都快疯了。婆婆是人家的妈,丈夫是人家的乐。可儿子是自己的呀!

她抱着钱在城里的法院门口哭,大喊:“干啥赔钱呀!”

旁边就是证券交易所,满大厅都是垂头丧气的股民。有一家伙没好气地说:“你炒股。有多少都亏里头。”

她一进场,满版皆绿,她跟人家说,买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今天跌最多的!

小姐只用一张卡就换回了她好几麻袋的钱。

她看看手里的卡,心想,这玩意看起来不值那么多钱啊!

她套上貂皮大衣准备走人,外面停了一辆奥迪A6的车。

我都不好意思当她面打车了。一城里人,号称白领,混得不如农民。

我问她:你那股票买的时候多少钱?她一愣,说,18块多吧?我说现在多少钱?她答40多。

赚了多少钱?

“我都没敢问。妹子,我告诉你,有钱不是好事。”

昨天她打电话来了,跟我说,她的股票已经涨到90多了,她不能再拿着了,再涨下去,她怀疑下面再倒霉的就是她自己了。掰手指头算算,钱越多,害的人离自己越近。我牙都倒了。但是她说她股票40多的时候我就没敢买,心有不甘,心想,人家18买的,我却要40进场。http://www99cswcom

我问她,你最近又发财没?她说,发了。

发了什么?

她说,我的养猪场大了,买买麦麸比我吃的面都贵。我一生气就把村里人家不种的地都包了,全种上麦子。本来就想剥了麦麸喂猪。没成想,还没到收割,国家粮站就来收了,说今年世界范围内大麦涨价,一涨都翻好几倍。他们要把我的麦子收走。

我牙都要掉了。

我说你卖了?

她说,我得求败啊!我这一卖不是又大赚?我没卖,我自己开了个面粉加工厂,等下自己种的麦子自己磨,麦麸喂猪,麦子喂你们城里人。对了,妹妹,我现在开始做慈善了,赚钱就大家发点花花。我组了个团飞香港游,你参加不?免费的。你只要掏自己买东西的钱。

我心动。

与她上同一架飞机。

俩人点餐。

空姐问,海鲜面,鸡肉饭,您要什么?

她和我都要了海鲜面。

我打开盒盖一看,一个小虾仁孤零零飘在面上。

切,也好意思叫海鲜饭。我嘀咕了一声。

旁边听她一声惊叹:“哎呀妈呀!太实在了!”探头过去一看,满满铺了一层油光光的大虾仁儿。

我的声音就抖了起来,问她:“你说,跟你离得近的人都倒霉对吧?”

她愣了。

我招呼来空姐问:“现在下飞机还来得及吗?”

空姐看看万米外的高空说,怕是来不及了。

我哭。

上一章浮世绘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