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海上魂 >

第七回 没心肝投降相继 有意气殉难如林

诗曰:  降者自降,死者自死;死降相继,方见君子。  话说文天祥因见仍旧是陈宜中独揽朝权,心中恨恨不已,自己实在不愿与他为伍,便跪奏道:“微臣才薄,不胜丞相之任,愿出臣于边疆,外讨寇仇,内蔽帝都,是臣所愿也。”皇太妃因深知文天祥系文武全才,方欲倚他为长城,一时如何肯放他出去,便固留不已。怎奈文天祥死不奉诏,皇太妃无奈,只得道:“边疆之任,须待斟酌定了何处边疆紧要,再当命卿出守。今暂屈卿为枢密使同都督,卿其不可再辞了。”文天祥无奈,只得叩头奉诏,谢了恩。当时群臣退朝之后,宫中却下诏召李庭芝入都为右丞相,以姜才为保康军承宣使,这也不在话下。  却说文天祥退朝之后,因想我如今须亲练几营强兵,以供将来疆场上之驰驱,但福州人民皆懦弱不足有为,浙东惟温州民气慓悍可用,乃命壮客杜浒往温州募兵去了。过了几时,接得杜浒来函,说是温州人民颇忠勇,应募者甚多,如今已募得将及一万名了。文天祥得信,便上疏请出抚温州。皇太妃还想留他,陈宜中却想自己要倚着张世杰恢复浙东,以洗从前恶名,深恐皇太妃准了文天祥之请,便连忙上疏,劝皇太妃遣文天祥开都督府于南剑州,命其经略江西。皇太妃便依陈宜中所言而行。那文天祥是只以恢复故物为己任,温州、南剑州倒也都不在意,便辞了帝昰,先向温州调了杜浒和所募的兵,趋南剑州而来。到得南剑州,便把那壮客杜浒、金应、刘毅、王铿、陈国先、张超、刘琨、马自成、黄进、吕武、吴永常、陈光十二人都举为裨将,从此文天祥便在南剑州练兵选将了,不提。  却说自文天祥去后,朝中百事草创,礼仪疏略,皇太妃临朝训政,犹自称为“奴”。此时只有陆秀夫忠直老成,每在朝必执笏正立,未尝稍怠,以此张世杰与陆秀夫两性情颇相合,便日见亲密,有事两人必相商而后行。这日,张世杰又和陆秀夫商议定了,上疏请命将出征。帝昰下诏准其所奏,便命陈宜中、陆秀夫、张世杰三人会议出师事宜。那陈宜中是毫不知兵的,会议时只得听陆秀夫、张世杰两人议定罢了。到得议定,乃命赵溍为江西制置使,进兵邵武;吴浚为江西招谕使,由海道至淮,与赵溍之师相会;谢枋得进兵饶州,傅卓、翟国秀等分兵出为斥堠,兼经略旁郡。当下议定了,便先上疏奏明了帝昰,然后择吉出师。那受命的群臣自然是纷纷调兵将,备军装,忙个不了。到得吉日,一齐宰马祭旗,辞别帝昰,领了大军,纷纷四向出师去了,这且按下慢表。  却说那元人听说宋臣复立帝昰于福州,命诸将率师四出,深恐后患无穷,便真个不遑旰食地连忙也遣派大臣分兵四出,以阿楼罕为都元帅,董文炳为副都元帅,同督诸路兵马,来侵闽、广、江西等处。那阿楼罕、董文炳两人奉了命,便定议命李恒为陆军大将,以吕师夔副之,领了四万人马,向江西进兵;调达春率所部兵马趋赴李恒、吕师夔麾下,听受调遣;命阿尔哈雅为步军大将,领了二万人马,向广西进兵;调阿珠为骑军大将,领了三万人马,向扬州进发;命索多为水军大将,以蒙固岱副之,领了八万水军,阿楼罕、董文炳两人自己督着这一军,由明州向福州进发。当下四道齐出,看官,说书的不是说过,一张嘴难说两下里话,何况如今两下里又是四五道分兵齐出,叫说书的从何处说起呢?没奈何只得要费看官一点脑筋,留心记着才不会乱,等说书的将一处处慢慢说来便了。  闲话休提,言归正传。先说那江西制置使赵溍,自从离了福州,带着大军向邵武进发,不日行近东莞县境界,扎下营寨,忽见管营门的小卒进来报道:“营门外有一人身体雄壮,自称东莞人氏,姓熊名飞,说是带了三千民兵要来投将军麾下,愿为向导。请令定夺。”赵溍听说大喜,连忙叫军士去请了进来。赵溍举目一看,见约有三十多岁一个壮士,身材长大,状貌魁伟,果然一表人物,当下十分欢喜。那熊飞见了赵溍,跪下磕头,叙了来意。赵溍连忙亲手扶起,命他坐了,开言道:“蒙壮士不弃,屈驾下顾,敝寨生辉,但不知壮士计将安出?”熊飞道:“将军欲趋邵武,必先破广州,始免后顾之忧。然欲破广州,非先破韶州不可。那韶州守将姓梁名雄飞,勇而善战,攻之颇不易,但此人性极疏略。此处有一山径可通韶州,小人愿为向导,将军至彼,须以夜半袭城,攻其无备,则城可立破。至于广州守臣李性道,乃一介庸夫,懦而无谋,只要至彼,看机而行,可以计取也。”赵溍听了,大喜道:“此真天助我也!壮士如不见弃,便暂屈壮士挂个先锋印,不知壮士意下如何?”熊飞连忙称谢了。当日熊飞便挂了先锋印,领了部下三千兵马,在前引路,赵溍带着大军从山径小路向韶州进发。不日到了韶州城下,正是三更时候,那城中将士睡得正熟,毫不知觉。赵溍暗暗传令。命熊飞领着那三千兵马四面架起云梯,一涌而上,砍开城门,放下吊桥,赵溍大军大喊杀入。那城中将士从睡梦中惊醒,睡眼朦胧地跑出来,碰着刀人头落地,挨着枪血雨横飞,真是血满城渠,声达四野。那梁雄飞在梦中听得号声震耳,一骨碌爬起来,心知有变,忙欲传令时,那左右将校早逃得一个也没有了。梁雄飞晓得事不可为,也不披甲,便匹马单枪冲出西门,众军士拦他不住,只得让他逃走去了。赵溍见梁雄飞已走,忙下令三军不许杀戮人民。次日,便出榜安民,下令休兵三日。  这日赵溍正和熊飞商议进取广州之策,忽军士报道:“刻有新会县县令曾逢龙,率师来助战,在营外求见。”熊飞听说,拍掌笑道:“有了,有了。”  便向赵溍附耳低言了一回。赵溍听罢大喜,忙令军士请了曾逢龙进来,当下大家相见,叙了寒暄。曾逢龙问了取韶州情形,便称赞熊飞的功劳,熊飞笑道:“区区小计,何足挂齿。明日公取广州,那功劳才赫赫哩。”曾逢龙谦让道:“谅我曾某无才,何能取得广州?这功劳还是让将军的妙算吧。”熊飞却正色道:“小将此言非信口妄发,实因现在一计,欲取广州非公不可。”  曾逢龙忙问道:“计将安出?”熊飞道:“那李性道不是与公有旧吗?从这旧交上便可以生计了,但不知公能为国卖友否?”曾逢龙道:“某虽不肖,苟有益于国家,虽妻子不敢顾,莫说卖友。况且那李性道虽然与我有旧交,如今彼既叛国降贼,我便和他割袍断义了,哪里还算得卖友呢?只怕他也晓得我和他已割袍断义,便不敢来和我论旧交,那就让将军有妙算如神,也无计可施了。”赵溍道:“这倒不妨,我们已经商议定了,只须如此如此,不怕他不入我计中。”曾逢龙大笑道:“妙哉,妙哉!有此好计,何不早说呢?”  当下又谈了一回,曾逢龙立起来道:“兵贵神速,我就此去依计而行,将军明日就来吧。”赵溍点头答应了。曾逢龙便别了赵溍、熊飞,来到城外,领了自己部下五千兵马,竟向广州去了。次日,赵溍和熊飞也带了兵马向广州进发,一路上赵溍连得了几个捷报,才晓得那江西招谕使吴浚已经进军,连克了南丰、宜黄、宁都三城。赵溍得报,好不欢喜,心中想道:“我与他受命分道出师,约至淮相会。如今他已克了三城,我须火速进取,不可倒被他先到淮来等我。”想到这里,恨不能立刻飞到广州,克了城池才好,不提。  却说那曾逢龙领着兵马,一路上叫军士谣传说是去救广州去。不日到得广州,离城十里,曾逢龙又遣了一员小将飞马去通报李性道。原来这李性道极昏庸无知,他自闻韶州失守,早吓得胆战心惊,便叫探子四出探听,只恐宋军来到。过了几日,探子回来都说探得新会县县令亲自率师救广州,李性道听说是他旧友曾逢龙来了,好不欢喜。这日忽得了曾逢龙的飞报,心中十分感激曾逢龙,便连忙带了几个亲随出城来迎接。那曾逢龙到得离城三里,便安下营寨。李性道一直来到营中相见了,李性道不住地向曾逢龙道劳,曾逢龙却毫无德色,只向他殷勤话旧,说得好不入情。李性道见了,越发相信他。谈到午初时候,曾逢龙便设筵款待李性道,李性道笑道:“今日应该是我替你接风,如何反来吃你的酒了?”曾逢龙道:“我和你忘形之交,何必拘此俗套。”当下两人携手入席,杯酬交错。酒至半酣,曾逢龙假装作醉态,把残酒向阶前一洒,连酒杯都摔在地下,登时从帐后奔出十余个军士,乱兵齐下,先把李性道砍死了,又把那几个亲随也杀得一个不留。曾逢龙忙下令拔营进城,此时背后赵溍大军也赶到了,当下会齐,一拥进城。那城中将士猝不及防,早已四散奔逃。熊飞连忙传赵溍的令,叫三军不许杀一人民。那赵溍便居然不折一矢,破了广州城池,好不欢喜。  次日,赵溍便想叫曾逢龙守广州,熊飞守韶州,自己进军邵武。正商议间,忽接到一封军书,说是吴浚兵败,逃走汀州,所得三城复失。赵溍见了大惊,正向熊飞等议论此事,接着又是一个探子报道:“元人已分兵四出,如今陆军大将李恒、吕师夔等已领大军越过梅岭,向广州来了。”赵溍听说,惊慌失措,只叫道:“这,这,这却如何是好!”熊飞道:“如今将军且慢赴邵武,须商量退敌之策。南雄为广州要害之区,须先遣兵保守。但彼此来兵力必厚,如今广州兵微将寡,却怎奈何呢?”曾逢龙道:“我的愚见,我和熊将军带着精兵先趋南雄,赵将军在此守城。苟南雄不失,广州兵虽少亦不妨;南雄若失,就把这些精兵都留在此守城也是不够。”熊飞道:“不错,正宜如此。救兵如救火,须立刻前去才好。”赵无奈,只得依了他的计。当下曾逢龙、熊飞两人立刻领了精兵飞奔前去,行到离南雄还有三里路,南雄城池早已失了。曾逢了。曾逢龙、得报大惊,连忙催军前进,到得城下,只见城门开放,放下吊桥,飞出一彪人马,正是李恒和吕师夔带着八员勇将、一万雄师杀奔前来。曾逢龙、熊飞两人连忙传令扎住阵脚,两下里也不答话,接着就战。那曾、熊两人虽然勇猛,却如何挡得住这一万雄师八员勇将?只杀得汗流浃背,气喘嘘嘘,战到四点钟之久,兵马已被他杀得将尽了。曾逢龙身中十余枪,力竭被杀。熊飞见曾逢龙已死,也无心恋战,便领了残兵,落荒而走。那元兵却拼命追来,熊飞因想广州兵少,便不敢逃归,却一直逃向韶州来。进得韶州城,那元兵已追到城下,登时将城围起来,熊飞好不焦急。到得晚上,那韶州守将刘自立却暗暗迎降,开了城门,引元兵进来。熊飞得信,心知势去,便率了自己部下数十名战士巷战死斗,到得数十名战士死尽,熊飞便也逃到一个荷池里投水而亡。  却说赵溍在广州得了这个信息,原来他也是个不中用东西,起先靠着曾逢龙、熊飞两人,所以连破二城,如今听说他两人都死了,只吓得魂飞魄散;又见自己手下精兵俱尽,便也不顾广州城池,连夜开了城门,逃得不知去向。  那元兵到得广州,赵溍手下那些将校自然是开门迎降,不必说了。这广州自从此次失陷,后来还克复了好几次,不过皆是随得随失罢了。那赵溍后来竟是没有出现,不知下落。只有那吴浚逃到汀州之后,是和汀州守臣黄去疾两人献城降元的,后来吴浚又到漳州去劝文天祥投降,被文天祥杀了,这是后事,不表。  如今且说那谢枋得,自从受命率师趋饶州,行到半路就被元军杀得大败,亏输逃回福州来。那傅卓、翟国秀两人出师以来,起先所过郡县,倒颇有民间志士起兵开城相应的,后来一遇着元军,交了一战,也是一败涂地。翟国秀还能引兵逃归,那傅卓便率性奔到江西投降元人去了。这几处兵马皆无可叙。  如今且说元人那步军大将阿尔哈雅,自领了都元帅阿楼罕的令,率师向广西而来。这广西都统姓马名塈,此人忠勇善战,当初临安危急时候,便率兵要入卫临安,后来才行列静江,临安城已破了,马塈从此便留在静江训练兵马。如今听说元兵要来侵广西,便传令将士分守要害,自己却领了三千精兵来守严关。原来这严关乃广西咽喉,第一天险。那元军到了关前,自然是舍命要来夺这座关,怎奈马塈守御有方,元军一连攻了半个月,徒丧了数千兵马,也不能攻陷严关一缺,只急得阿尔哈雅日夜焦思,便想出一计:命了两员勇将布哈、李德辉领了六千骑兵,从小径去袭了平乐郡,又攻破临桂县,便带领兵马出了严关,背后来夹攻马塈.马塈见平乐、临桂两城已失,自己腹背受敌,知不可守,没奈何便弃了严关,退保静江。那阿尔哈雅虽然得了严关,却丧了五六千兵马,一员勇将,心中想道:“若象这样得城池,只怕要取广西,就再添二万人马还不够死哩。那马塈勇而多谋,智力均不能屈他,若能劝得此人投降,取这广西就易如反掌了。”想定主意,便遣了一员能言将士名叫达开,命他去劝马塈投降,许马塈为江西大都督。那达开领令到得城下,便高叫“请马都统答话。”军士传命进去,马塈便登上敌楼,只见那达开见了马塈,便指手画脚,议论滔滔,都是说那顺天者存,逆天者亡的话。  马塈听了,晓得他来是来劝降了,只气得怒发冲冠,不等他说完,便开弓搭箭大叫道:“不必多言,且看哪个先亡。”说罢一箭射去,正中达开胸前,登时倒地身死。那元兵连忙抢了尸首回去,阿尔哈雅见说他不下,自己倒伤了一员将官,便又想了一个法子:停兵不战,却飞书回去请巴延,叫宋王帝显亲写一道手诏,遣一个使臣来叫马塈投降。不日那使臣到了城下,马塈因见是帝显的使臣,便接进城中,马塈跪读了手诏,不但不动心,却登时大怒起来,把使臣也杀了,手诏也焚了,仍旧命军士登城严守,把砍下那使臣的头颅掷出城外,叫元人看。阿尔哈雅见了,十分无奈,只得命三军进兵攻城。  马塈却与士卒同甘苦,自己夜不解甲地守御城池,一连被围了三个月,外面无一救兵,城中食尽,士卒皆罗雀掘鼠,争愿效死,无一离心。看看将士死亡殆尽,阿尔哈雅又把城外大阳、小溶二江筑起堰来,将上流之水遏住,登时城中水源断绝,渐渐地井干河竭,军士皆饥渴垂毙,卧不能战。元兵四面登城,任意杀戮。马塈誓死不肯逃走,奋勇巷战,怎奈马塈此时也是已饿了两日,饿得筋疲骨软,左臂又为敌将所伤,遂被执。那阿尔哈雅是恨他入骨髓,当时马塈遂被害。那马塈头已落地,犹奋然立起,双手握拳,逾时始仆。  那阿尔哈雅自破了静江,便乘势而下,所过郡县,皆迎风而降,势如破竹,这且按下不表。  却说元人那骑军大将阿珠,自从领令来攻扬州,他晓得扬州守臣就是那击驾的李庭芝,便叫宋太后和帝显各写了手诏,命李庭芝投降,遣了几个使臣,随着大军奔向扬州而来。到得扬州城下,那李庭芝早已有准备了。阿珠先命众使臣奉着手诏,到城下来劝降,李庭芝在敌楼上大叫道:“我但奉诏守城,未闻有诏谕降,况且人君无谕臣下降敌之理。就使有诏,我也不奉!”  那使臣还是劝谕不已,劝得李庭芝怒起来,便放了一箭,射死一个使臣,其余那几个才吓得抱头鼠窜,回去报了阿珠。阿珠道:“我也晓得他来到时迫势穷,终不肯降。等我且绝了他的生路,再来劝他投降便了。”因下令叫三军围城,却不肯十分攻他,只把他围得匝匝密密。另外又遣了两员将官董士元、乌尔罕带了四千兵马,分道去把高邮、宝应两处守住,以绝扬州饷道;又命沙格、吕良、哈雅三将领了六千兵马,分道去攻淮安、盱眙、泗州三城,以翦扬州羽翼。这里只管把扬州围住,要坐困他。一连围了四十余日,那淮安、盱眙、泗州三城皆以食尽,相继迎降。这三城一降,那扬州真是粮尽援绝,毫无生路。李庭芝却舍死坚守,军士皆忍饥效力,士卒竟有自杀其子以食者,并无一人离心。这日李庭芝探得高邮运米将至,便令大将姜才带五千骑兵去接应。姜才领令,便带着兵马,大开城门,放下吊桥,姜才当先匹马冲过吊桥来,舞动那双枪,真是神出鬼没,无人敢当。当下杀开一条血路,冲出重围,便奔向高邮来。行至夜半,到得丁村地方,却遇着董士元带了二千兵马排开阵势,拦住去路。姜才便不由分说,挥动兵马,一齐冲杀过去。  董士元却也死命相抵,毫不肯退,两军夺勇,血战了一夜,那阵云惨惨,杀气腾腾,有赞为证:一声鼙鼓,东海潮来;万马奔腾,北山风吼。旗开日月,空中之云影翻飞;阵演龙蛇,大地之风雷奔走。舞碎刀头月色,电闪光寒;吹残塞上悲笳,楚歌声死。马蹄霜重,连天塞草如烟;足底风高,匝地阵云不散。为问将军战铠,流几许颈血染成?试看民族伟人,钟多少山灵造就!争存祖国,唤魂归来;掷尽头颅,化磷飞去。垒垒荒丘白骨,我拜英雄;萤萤原上青磷,谁招魂魄?  那姜才和董士元一直战到天亮,姜才的兵马也丧了不少,那董士元二千兵士,却只剩得数十名伤残败卒了。董士元见势不好,正想逃走,早被姜才手起一枪刺死马下。姜才便整顿队伍,正想前进,忽见迎面又来了一彪援军,原来阿珠见姜才出城之后,竟奔向高邮去,阿珠深恐董士元非姜才敌手,便遣了一员有名的勇将,名叫巴延彻尔,又调了自己麾下五千精兵,叫他带着来救董士元。那姜才士卒当下见了这支兵马,一来是认得他的旗帜,晓得阿珠麾下士卒皆非常勇猛;二来是战了一夜,已筋疲力尽,实在不能再战,以此当下吓得四散奔走。姜才也不能禁止,只得带着败兵奔逃回来,到得城下,仍旧是仗着两枝枪冲进重围;到得城中,见了李庭芝,请罪说明原由。李庭芝也晓得他实在是因士卒力竭,不能再战,便也无可奈何。却说那阿珠见姜才不曾接着粮食便败回去了,心中忖道:“我此刻可以去劝他投降了。”因叫起先那几个使臣奉了帝显手诏,再去劝降。李庭芝此时正困得没出气处,见那使臣又来劝降,便把他一齐诳进城来,挪到城上一起杀了,将一个个头颅掷向城外去,又把那手诏拿到城上,当着元军烧了。那阿珠见了,还不死心,以为李庭芝是因为前回射死一个使臣,惧罪不敢投降,所以此番率性一不做二不休,杀个痛快。因又飞书回去,叫帝显再写了一道手诏,来赦他杀使焚诏之罪,叫他速速投降。李庭芝被他弄得厌烦起来,便也不去理他了。  且住——看官,说书的说了半天,说得头昏眼花,几乎要说出破绽来了。  那文天祥辞相的时候,帝昰不是下诏召李庭芝入都为右丞相,召姜才为保康军承宣使吗?为何他两人此刻还在扬州呢?看官,须知这不是说书的挂漏,这就是一张嘴难说两下里话。原来李庭芝奉到这诏书之日,正是元兵至扬州之日,李庭芝守城要紧,所以一直耽搁到如今。今见城中食尽,外无救兵,看看势已危急,因想我不如与姜才两人冲出重围,一来去请救兵,二来便奉诏入都,岂不胜似在这里死守孤城吗?想定主意,便向朱焕说知此计,叫他留心在此再耐守两日,等候救兵,自己和姜才等到夜半时分,领了一千兵马,暗暗开了城门,放下吊桥,冲将出去。这一阵元兵无备,倒被他冲得个马仰人翻,阿珠眼睁睁地看着他俩逃走去了,没处出气,便连夜叫三军一齐奋勇攻城。那朱焕倒顺时知命,次日便开门迎降,也不等救兵了。李庭芝正走得不远,当时得了这信息,只气得目眦尽裂。那阿珠得了扬州,只分兵一半,叫几员大将守着,自己并不入城,却领着军士连夜来追李庭芝。李庭芝被他追得急了,便逃入泰州城中,暂避寇锋。那阿珠也追到城下,把城围了起来。  此时姜才背上忽生一个大疽,十分利害,终日卧帐中,不能复战。李庭芝见了,越发着急,偏又遇着这泰州裨将正是孙贵、胡惟孝他俩人,是和朱焕一样的脚色,当晚竟偷开了北门,迎元兵入城。李庭芝得知,晓得无处可逃,便连忙扶了姜才,一齐跳入莲池中自尽,偏又被元兵得知,登时赶到,把他两人捞起来救醒了。李庭芝和姜才见了阿珠,睁目大骂,那阿珠还是忍气吞声。劝了一回,怎奈他两人心如铁石,死不肯降,阿珠没奈何,只得把他两人杀了。从此阿珠便乘胜直下,势如破竹,不日真州也失守了。那真州守臣便是苗再成,和那守将赵孟锦两人皆殉国死节,这都不在话下。  如今要说那都元帅阿楼罕、董文炳的大军侵福州了,原来他这大军究竟与众不同,先声足以夺人,所过郡县,皆望风奔溃。阿楼罕便兵不血刃,一直破了婺州、衢州,来到处州。朝中得信,方才大惊,连忙命秀王与带领大军出御元师。无如此时元兵锐势正盛,锋不可当,那秀王去了几日,忽边警报道:“处州府知府李珏、瑞安府知府方洪,皆献城降元。秀王与战败身死,元兵已破处州。进兵攻建宁府了。”皇太妃和帝昰得报不胜惊痛,流涕问计,群臣皆束手无策。张世杰此时真急了,便欲亲自出御元师。正是:灰犹未死终难冷,地剩立锥总有为。  欲知张世杰果出师否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海上魂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