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窗幽记 >

卷八 集奇

我辈寂处窗下,视一切人世,俱若蠛蠓婴媿,不堪寓目。而有一奇文怪说,目数行下,便狂呼叫绝,令人喜,令人怒,更令人悲,低徊数过,床头短剑亦呜呜作龙虎吟,便觉人世一切不平,俱付烟水,集奇第八。

吕圣公之不问朝士名,张师高之不发窃器奴,韩稚圭之不易持烛兵,不独雅量过人,正是用世高手。

花看水影,竹看月影,美人看帘影。

佞佛若可忏罪,则刑官无权;寻仙若可延年,则上帝无主。达士尽其在我,至诚贵于自然。

以货财害子孙,不必操戈入室;以学校杀后世,有如按剑伏兵。

君子不傲人以不如,不疑人以不肖。

读诸葛武侯《出师表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忠;读韩退之《祭十二郎文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友。

世味非不浓艳,可以淡然处之。独天下之伟人与奇物,幸一见之,自不觉魄动心惊。

道上红尘,江中白浪,饶他南面百城;花间明月,松下凉风,输我北窗一枕。

立言亦何容易,必有包天包地、包千古、包来今之识;必有惊天惊地、惊千古、惊来今之才;必有破天破地、破千古、破来今之胆。

圣贤为骨,英雄为胆,日月为目,霹雳为舌。

瀑布天落,其喷也珠,其泻也练,其响也琴。

平易近人,会见神仙济度;瞒心昧己,便有邪祟出来。

佳人飞去还奔月,骚客狂来欲上天。

涯如沙聚,响若潮吞。

诗书乃圣贤之供案,妻妾乃屋漏之史官。

强项者未必为穷之路,屈膝者未必为通之媒。故铜头铁面,君子落得做个君子;奴颜婢膝,小人枉自做了小人。

有仙骨者,月亦能飞;无真气者,形终如槁。

一世穷根,种在一捻傲骨;千古笑端,伏于几个残牙。

石怪常疑虎,云闲却类僧。

大豪杰,舍己为人,小丈夫,因人利己。

一段世情,全凭冷眼觑破;几番幽趣,半从热肠换来。

识尽世间好人,读尽世间好书,看尽世间好山水。

舌头无骨,得言句之总持;眼里有筋,具游戏之三昧。

群居闭口,独坐防心。

当场傀儡,还我为之;大地众生,任渠笑骂。

三徙成名,笑范蠡碌碌浮生,纵扁舟忘却五湖风月;一朝解绶,羡渊明飘飘遗世,命巾车归来满室琴书。

人生不得行胸怀,虽寿百岁,犹夭也。

棋能避世,睡能忘世。棋类耦耕之沮溺,去一不可;睡同御风之列子,独往独来。

以一石一树与人者,非佳子弟。

一勺水,便具四海水味,世法不必尽尝;千江月,总是一轮月光,心珠宜当独朗。

面上扫开十层甲,眉目才无可憎;胸中涤去数斗尘,语言方觉有味。

愁非一种,春愁则天愁地愁;怨有千般,闺怨则人怨鬼怨。天懒云沉,雨昏花蹙,法界岂少愁云;石颓山瘦,水枯木落,大地觉多窘况。

笋含禅味,喜坡仙玉版之参;石结清盟,受米颠袍笏之辱。文如临画,曾致诮于昔人;诗类书抄,竟沿流于今日。

缃绨递满而改头换面,兹律既湮;缥帙动盈而活剥生吞,斯风亦坠。

先读经,后可读史;非作文,未可作诗。

俗气入骨,即吞刀刮肠,饮灰洗胃,觉俗态之益呈;正气效灵,即刀锯在前,鼎镬具后,见英风之益露。

于琴得道机,于棋得兵机,于卦得神机,于兰得仙机。

相禅遐思唐虞,战争大笑楚汉,梦中蕉鹿犹真,觉后莼鲈一幻。

世界极于大千,不知大千之外更有何物;天宫极于非想,不知非想之上毕竟何穷。

千载奇逢,无如好书良友;一生清福,只在茗碗炉烟。

作梦则天地亦不醒,何论文章;为客则洪蒙无主人,何有章句?

艳出浦之轻莲,丽穿波之半月。

云气恍堆窗里岫,绝胜看山;泉声疑泻竹间樽,贤于对酒。杖底唯云,囊中唯月,不劳关市之讥;石笥藏书,池塘洗墨,岂供山泽之税。

有此世界,必不可无此传奇;有此传奇,乃可维此世界,则传奇所关非小,正可借《西厢》一卷,以为风流谈资。

非穷愁不能着书,当孤愤不宜说剑。

湖山之佳,无如清晓春时。当乘月至馆,景生残夜,水映岑楼,而翠黛临阶,吹流衣袂,莺声鸟韵,催起哄然。披衣步林中,则曙光薄户,明霞射几,轻风微散,海旭乍来。见沿堤春草霏霏,明媚如织,远岫朗润出林,长江浩渺无涯,岚光晴气,舒展不一,大是奇绝。

心无机事,案有好书,饱食晏眠,时清体健,此是上界真人。

读《春秋》,在人事上见天理;读《周易》,在天理上见人事。

则何益矣,茗战有如酒兵;试妄言之,谈空不若说鬼。

镜花水月,若使慧眼看透;笔彩剑光,肯教壮志销磨。

委形无寄,但教鹿豕为群;壮志有怀,莫遣草木同朽。

哄日吐霞,吞河漱月,气开地震,声动天发。

议论先辈,毕竟没学问之人;奖惜后生,定然关世道之寄。

贫富之交,可以情谅,鲍子所以让金;贵贱之间,易以势移,管宁所以割席。

论名节,则缓急之事小;较生死,则名节之论微。但知为饿夫以采南山之薇,不必为枯鱼以需西江之水。

儒有一寸之宫,自不妨草茅下贱;士无三寸之舌,何用此土木形骸。

鹏为羽杰,鲲称介豪,翼遮半天,背负重霄。

怜之一字,吾不乐受,盖有才而徒受人怜,无用可知;傲之一字,吾不敢矜,盖有才而徒以资傲,无用可知。

问近日讲章孰佳,坐一块蒲团自佳;问吾济严师孰尊,对一枝红烛自尊。

点破无稽不根之论,只须冷语半言;看透阴阳颠倒之行,惟此冷眼一只。

古之钓也,以圣贤为竿,道德为纶,仁义为钩,利禄为饵,四海为池,万民为鱼。钓道微矣,非圣人其孰能之。

既稍云于清汉,亦倒影于华池。

浮云回度,开月影而弯环;骤雨横飞,挟星精而摇动。

天台杰起,绕之以赤霞;赤城孤峙,覆之以莲花。

金河别雁,铜柱辞鸢,关山天骨,霜木凋年。

翻飞倒影,擢菡萏于湖中;舒艳腾辉,攒螮蝀于天畔。

照万象于晴初,散寥天于日余。

上一章小窗幽记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