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窗幽记 >

卷九 集绮

朱楼绿幕,笑语勾别座之春,越舞吴歌,巧舌吐莲花之艳。此身如在怨脸愁眉、红妆翠袖之间,若远若近,为之黯然。嗟乎!又何怪乎身当其际者,拥玉床之翠而心迷,听伶人之奏而陨涕乎?集绮第九。

天台花好,阮郎却无计再来;巫峡云深,宋玉只有情空赋。瞻碧云之黯黯,觅神女其何踪;睹明月之娟娟,问嫦娥而不应。

妆楼正对书楼,隔池有影;绣户相通绮户,望眼多情。

莲开并蒂,影怜池上鸳鸯;缕结同心,日丽屏间孔雀。

堂上鸣琴,操久弹乎孤凤;邑中制锦,纹重织于双鸾。

镜想分鸾,琴悲别鹤。

春透水波明,寒峭花枝瘦。极目烟中百尺楼,人在楼中否?

明月当搂,高眠如避,惜哉夜光暗投;芳树交窗,把玩无主,嗟矣红颜薄命。

鸟语听其涩时,怜娇情之未啭;蝉声听已断处,愁孤节之渐消。

断雨断云,惊魄三春蝶梦;花开花落,悲歌一夜鹃啼。

衲子飞觞历乱,解脱于樽斝之间;钗行挥翰淋漓,风神在笔墨之外。

养纸芙蓉粉,薰衣豆蔻香。

流苏帐底,披之而夜月窥人;玉镜台前,讽之而朝烟萦树。风流夸坠髻,时世闻啼眉。

新垒桃花红粉薄,隔楼芳草雪衣凉。

李后主宫人秋水,喜簪异花,芳拂髻鬓,尝有粉蝶聚其间,扑之不去。

耀足清流,芹香飞涧;涴花新水,蝶粉迷波。

昔人有花中十友:桂为仙友,莲为净友,梅为清友,菊为逸友,海棠名友,荼蘼韵友,瑞香殊友,芝兰芳友,腊梅奇友,栀子禅友。昔人有禽中五客:鸥为闲客,鹤为仙客,鹭为雪客,孔雀南客,鹦鹉陇客。会花鸟之情,真是天趣活泼。

风笙龙管,蜀锦齐纨。

木香盛开,把杯独坐其下,遥令青奴吹笛,止留一小奚侍酒,才少斟酌便退,立迎春架后。花看半开,酒饮微醉。

夜来月下卧醒,花影零乱,满人襟袖,疑如濯魄于冰壶。

看花步男子当作女人,寻花步女子当作男人。

窗前俊石冷然,可代高人把臂,槛外名花绰约,无烦美女分香。

新调初裁,歌儿持板待拍;阄题方启,佳人捧砚濡毫。绝世风流,当场豪举。

野花艳目,不必牡丹;村酒醉人,何须绿蚁。

石鼓池边,小单无名可斗;板桥柳外,飞花有阵堪题。

桃红李白,疏篱细雨初来;燕紫莺黄,老树斜风乍透。

窗外梅开,喜有骚人弄笛;石边雪积,还须小妓烹茶。

高搂对月,邻女秋砧;古寺闻钟,山僧晓梵。

佳人病怯,不耐春寒;豪客多情,犹怜夜饮。李太白之宝花宜障,孟光祖之狗窦堪呼。

古人养笔,以硫黄酒;养纸,以芙蓉粉;养砚,以文绫盖;养墨,以豹皮囊。小斋何暇及此!惟有时书以养笔,时磨以养墨,时洗以养砚,时舒卷以养纸。

芭蕉,近日则易枯,迎风则易破。小院背阴,半掩竹窗,分外青翠。

欧公香饼,吾其熟火无烟;颜氏隐囊,我则斗花以布。

梅额生香,已堪饮爵;草堂飞雪,更可题诗。七种之羹,呼起袁生之卧;六生之饼,敢迎王子之舟。豪饮竟日,赋诗而散。佳人半醉,美女新妆。月下弹琴,石边侍酒。烹雪之茶,果然剩有寒香;争春之馆,自是堪来花叹。

黄鸟让其声歌,青山学其眉黛。

浅翠娇青,笼烟惹湿。清可漱齿,曲可流觞。

风开柳眼,露浥桃腮,黄鹂呼春,青鸟送雨,海棠嫩紫,芍药嫣红,宜其春也。碧荷铸钱,绿柳缫丝,龙孙脱壳,鸠妇唤晴,雨骤黄梅,日蒸绿李,宜其夏也。槐阴未断,雁信初来,秋英无言,晓露欲结,蓐收避席,青女办妆,宜其秋也。桂子风高,芦花月老,溪毛碧瘦,山骨苍寒,千岩见梅,一雪欲腊,宜其冬也。

风翻贝叶,绝胜北阙除书;水滴莲花,何似华清宫漏。

画屋曲房,拥炉列坐;鞭车行酒,分队征歌;一笑千金,樗蒲百万;名妓持笺,玉儿捧砚;淋漓挥洒,水月流虹;我醉欲眠,鼠奔鸟窜;罗襦轻解,鼻息如雷。此一境界,亦足赏心。

柳花燕子,贴地欲飞;画扇练裙,避人欲进,此春游第一风光也。

花颜缥缈,欺树里之春风;银焰荧煌,却城头之晓色。

乌纱帽挟红袖登山,前人自多风致。

笔阵生云,词锋卷雾。

楚江巫峡半云雨,清簟疏帘看弈棋。

美丰仪人,如三春新柳,濯濯风前。

涧险无平石,山深足细泉。短松犹百尺,少鹤已千年。

清文满筐,非惟芍药之花;新制连篇,宁止葡萄之树。

梅花舒两岁之装,柏叶泛三光之酒。飘飖余雪,入箫管以成歌;皎洁轻冰,对蟾光而写镜。

鹤有累心犹被斥,梅无高韵也遭删。

分果车中,毕竟借人家面孔;捉刀床侧,终须露自己心胸。

雪滚飞花,缭绕歌楼,飘扑僧舍,点点共酒旆悠扬,阵阵追燕莺飞舞。沾泥逐水,岂特可入诗料,要知色身幻影,是即风里杨花、浮生燕垒。

水绿霞红处,仙犬忽惊人,吠入桃花去。

九重仙诏,休教丹凤衔来;一片野心,已被白云留住。

香吹梅渚千峰雪,清映冰壶百尺帘。

避客偶然抛竹屦,邀僧时一上花船。

到来都是泪,过去即成尘。

秋色生鸿雁,江声冷白苹。

斗草春风,才子愁销书带翠;采菱秋水,佳人疑动镜花香。

竹粉映琅玕之碧,胜新妆流媚,曾无掩面于花宫;花珠凝翡翠之盘,虽什袭非珍,可兔探颔于龙藏。

因花整帽,借柳维船。

绕梦落花消雨色,一尊芳草送晴昏。

争春开宴,罢来花有叹声;水国谈经,听去鱼多乐意。

无端泪下,三更山月老猿啼;蓦地娇来,一月泥香新燕语。

燕子刚来,春光惹恨;雁臣甫聚,秋思惨人。

韩嫣金弹,误了饥寒人多少奔驰;潘岳果车,增了少年人多少颜色。

微风醒酒,好雨催诗,生韵生情,怀颇不恶。

苎罗村里,对娇歌艳舞之山;若耶溪边,拂浓抹淡妆之水。

春归何处,街头愁杀卖花;客落他乡,河畔生憎折柳。

论到高华,但说黄金能结客;看来薄命,非关红袖懒撩人。

同气之求,惟刺平原于锦绣;同声之应,徒铸子期以黄金。

胸中不平之气,说倩山禽;世上叵测之心,藏之烟柳。

袪长夜之恶魔,女郎说剑;销千秋之热血,学士谈禅。

论声之韵者,曰溪声、涧声、竹声、松声、山禽声、幽壑声、芭蕉雨声、落花声,皆天地之清籁,诗坛之鼓吹也,然销魂之听,当以卖花声为第一。

石上酒花,几片湿云凝夜色;松间人语,数声宿鸟动朝喧。媚字极韵,出以清致,则窈窕但见风神,附以妖娆,则做作毕露丑态。如芙蓉媚秋水,绿筱媚清涟,方不着迹。

武士无刀兵气,书生无寒酸气,女郎无脂粉气,山人无烟霞气,僧家无香火气,换出一番世界,便为世上不可少之人。

情词之娴美,《西厢》以后,无如《玉合》、《紫钗》、《牡丹亭》三传。置之案头,可以挽文思之枯涩,收神情之懒散。

俊石贵有画意,老树贵有禅意,韵士贵有酒意,美人贵有诗意。

红颜未老,早随桃李嫁春风;黄卷将残,莫向桑榆怜暮景。

销魂之音,丝竹不如着肉。然而风月山水间,别有清魂销于清响,即子晋之笙,湘灵之瑟,董双成之云璈,犹属下乘。娇歌艳曲,不尽混乱耳根。

风惊蟋蟀,闻织妇之鸣机,月满蟾蜍,见天河之弄杼。

高僧筒里送信,突地天花坠落;韵妓扇头寄画,隔江山雨飞来。

酒有难悬之色,花有独蕴之香。以此想红颜媚骨,便可得之格外。

客斋使令,翔七宝妆,理茶具,响松风于蟹眼,浮雪花于兔毫。

绝世风流,当场豪举。

世路既如此,但有肝胆向人;清议可奈何,曾无口舌造业。

花抽珠落,珠悬花更生。风来香转散,风度焰还轻。

莹以玉琇,饰以金英。绿芰悬插,红蕖倒生。

浮沧海兮气浑,映青山兮色乱。

纷黄庭之靃霏,隐重廊之窈窕。青陆至而莺啼,朱阳升而花笑。

紫蒂红蕤,玉蕊苍枝。

视莲潭之变彩,见松院之生凉;引惊蝉于宝瑟,宿兰燕于瑶筐。

蒲团布衲,难于少时存老去之禅心;玉剑角弓,贵于老时任少年之侠气。

上一章小窗幽记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