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窗幽记 >

卷十 集豪

今世矩视尺步之辈,与夫守株待兔之流,是不束缚而阱者也。宇宙寥寥,求一豪者,安得哉?家徒四壁,一掷千金,豪之胆;兴酣落笔,泼墨千言,豪之才;我才必用,黄金复来,豪之语。夫豪既不可得,而后世倜傥之士,或以一言一字写其不平,又安与沉沉故纸同为销没乎!集豪第十。

桃花马上,春衫少年侠气;贝叶斋中,夜衲老去禅心。

岳色江声,富煞胸中邱壑;松阴花影,争残局上山河。

骥虽伏枥,足能千里;鹄即垂翅,志在九霄。

个个题诗,写不尽千秋花月;人人作画,描不完大地江山。

慷慨之气,龙泉知我;忧煎之思,毛颖解人。

不能用世而故为玩世,只恐遇着真英雄;不能经世而故为欺世,只好对着假豪杰。

绿酒但倾,何妨易醉;黄金既散,何论复来。

诗酒兴将残,剩却楼头几明月;登临情不己,平分江上半青山。

闲行消白日,悬李贺呕字之囊;搔首问青天,携谢朓惊人之句。

假英雄专吷不鸣之剑,若尔锋铓,遇真人而落胆;穷豪杰惯作无米之炊,此等作用,当大计而扬眉。

深居远俗,尚愁移山有文;纵饮达旦,犹笑醉乡无记。

藜床半穿,管宁真吾师乎;轩冕必顾,华歆洵非友也。

车尘马足之下,露出丑形,深山穷谷之中,剩些真影。

吐虹霓之气者,贵挟风霜之色;依日月之光者,毋怀雨露之私。

清襟凝远,卷秋江万顷之波;妙笔纵横,挽昆仑一峰之秀。

闻鸡起舞,刘琨其壮士之雄心乎;闻筝起舞,迦叶其开士之素心乎?

友偏天下英杰人士,读尽人间未见之书。

读书倦时须看剑,英发之气不磨;作文苦际可歌诗,郁结之怀随畅。

交友须带三分侠气,作人要存一点素心。

栖守道德者,寂寞一时;依阿权变者,凄凉万古。

深山穷谷,能老经济才猷;绝壑断崖,难隐灵文奇字。

献策金门苦未收,归心日夜水东流。扁舟载得愁千斛,闻说君王不税愁。

世事不堪评,掩卷神游千古上;尘氛应可却,闭门心在万山中。

负心满天地,辜他一片热肠;变态自古今,悬此两只冷眼。

龙津一剑,尚作合于风雷。胸中数万甲兵,宁终老于牖下。此中空洞原无物,何止容卿数百人。

英雄未转之雄图,假糟邱为霸业;风流不尽之余韵,托花谷为深山。

红润口脂,花蕊乍过微雨;翠匀眉黛,柳条徐拂轻风。

满腹有文难骂鬼,措身无地反忧天。

大丈夫居世,生当封侯,死当庙食。不然,闲居可以养志,诗书足以自娱。

不恨我不见古人,惟恨古人不见我。

荣枯得丧,天意安排,浮云过太虚也;用舍行藏,吾心镇定,砥柱在中流乎?

曹曾积石为仓以藏书,名曹氏石仓。

丈夫须有远图,眼孔如轮,可怪处堂燕雀;豪杰宁无壮志,风棱似铁,不忧当道豺狼。

云长香火,千载遍于华夷;坡老姓名,至今口于妇孺。意气精神,不可磨灭。

据床嗒尔,听豪士之谈锋;把盏惺然,看酒人之醉态。

登高远眺,吊古寻幽,广胸中之邱壑,游物外之文章。

雪霁清境,发于梦想。此间但有荒山大江,修竹古木。

每饮村酒后,曳杖放脚,不知远近,亦旷然天真。

须眉之士,在世宁使乡里小儿怒骂,不当使乡里小儿见怜。

胡宗宪读《汉书》,至终军请缨事,乃起拍案曰:“男儿双脚当从此处插入,其他皆狼藉耳!”

宋海翁才高嗜酒,睥睨当世。忽乘醉泛舟海上,仰天大笑,曰:“吾七尺之躯,岂世间凡士所能贮?合以大海葬之耳!”遂按波而入。

王仲祖有好形仪,每览镜自照,曰:“王文开那生宁馨儿?”

毛澄七岁善属对,诸喜之者赠以金钱,归掷之曰,“吾犹薄苏秦斗大,安事此邓通靡靡!”

梁公实荐一士于李于麟,士欲以谢梁,曰:“吾有长生术,不惜为公授。”梁曰:“吾名在天地间,只恐盛着不了,安用长生!”

吴正子穷居一室,门环流水,跨木而渡,渡毕即抽之。人问故,笑曰:“土舟浅小,恐不胜富贵人来踏耳!”

吾有目有足,山川风月,吾所能到,我便是山川风月主人。

大丈夫当雄飞,安能雌伏?

青莲登华山落雁峰,曰:“呼吸之气,想通帝座。恨不携谢朓惊人之句来,搔首问青天耳!”

志欲枭逆虏,枕戈待旦,常恐祖生,先我着鞭。

旨言不显,经济多托之工瞽刍荛;高踪不落,英雄常混之渔樵耕牧。

高言成啸虎之风,豪举破涌山之浪。

立言者,未必即成千古之业,吾取其有千古之心;好客者,未必即尽四海之交,吾取其有四海之愿。

管城子无食肉相,世人皮相何为;孔方兄有绝交书,今日盟交安在。

襟怀贵疏朗,不宜太逞豪华;文字要雄奇,不宜故求寂寞。

悬榻待贤士,岂曰交情已乎;投辖留好宾,不过酒兴而已。

才以气雄,品由心定。

为文而欲一世之人好,吾悲其为文;为人而欲一世之人好,吾悲其为人。

济笔海则为舟航,骋文囿则为羽翼。

胸中无三万卷书,眼中无天下奇山川,未必能文。纵能,亦无豪杰语耳。

山厨失斧,断之以剑。客至无枕,解琴自供。盥盆溃散,磬为注洗。盖不暖足,覆之以蓑。

孟宗少游学,其母制十二幅被,以招贤士共卧,庶得闻君子之言。

张烟雾于海际,耀光景于河渚;乘天梁而皓荡,叩帝阍而延伫。

声誉可尽,江天不可尽;丹青可穷,山色不可穷。

闻秋空鹤唳,令人逸骨仙仙;看海上龙腾,觉我壮心勃勃。

明月在天,秋声在树,珠箔卷啸倚高搂;苍苔在地,春酒在壶,玉山颓醉眠芳草。

胸中自是奇,乘风破浪,平吞万顷苍茫;脚底由来阔,历险穷幽,飞度千寻杳霭。

松风涧雨,九霄外声闻环佩,清我吟魂;海市蜃楼,万水中一幅画图,供吾醉眼。

每从白门归,见江山逶迤,草木苍郁。人常言佳,我觉是别离人肠中一段酸楚气耳。

人每谀余腕中有鬼,余谓鬼自无端入吾腕中,吾腕中未尝有鬼也。人每责余目中无人,余谓人自不屑入吾目中,吾目中未尝无人也。

天下无不虚之山,惟虚故高而易峻;天下无不实之水,惟实故流而不竭。

放不出憎人面孔,落在酒杯:丢不下怜世心肠,寄之诗句。

春到十千美酒,为花洗妆;夜来一片名香,与月熏魄。

忍到熟处则忧患消,谈到真时则天地赘。

醺醺熟读《离骚》,孝伯外敢曰并皆名士;碌碌常承色笑,阿奴辈果然尽是佳儿。

剑雄万敌,笔扫千军。

飞禽铩翮,犹爱惜乎羽毛;志士捐生,终不忘乎老骥。

敢于世上放开眼,不向人间浪皱眉。

缥缈孤鸿,影来窗际,开户从之,明月入怀,花枝零乱,朗吟枫落,吴江之句,令人凄绝。

云破月窥花好处,夜深花睡月明中。

三春花鸟犹堪赏,千古文章只自知。文章自是堪千古,花鸟三春只几时。

士大夫胸中无三斗墨,何以运管城?然恐酝酿宿陈,出之无光泽耳。

攫金于市者,见金而不见人;剖身藏珠者,爱珠而忘自爱。与夫决性命以饕富贵,纵嗜欲以损生者何异?

说不尽山水好景,但付沉吟;当不起世态炎凉,惟有闭户。

杀得人者,方能生人。有恩者,必然有怨。若使不阴不阳,随世披靡,肉菩萨出世,于世何补?此生何用?

李太白云: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黄金散尽还复来。”杜少陵云:“一生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”豪杰不可不解此语。

天下固有父兄不能囿之豪杰,必无师友不可化之愚蒙。谐友于天伦之外,元章呼石为兄;奔走于世途之中,庄生喻尘以马。

词人半肩行李,收拾秋水春云;深宫一世梳妆,恼乱晚花新柳。

得意不必人知,兴来书自圣;纵口何关世议,醉后语犹颠。

英雄尚不肯以一身受天公之颠倒,吾辈奈何以一身受世人之提掇?是堪指发,未可低眉。

能为世必不可少之人,能为人必不可及之事,则庶几此生不虚。

儿女情,英雄气,并行不悖;或柔肠,或侠骨,总是吾徒。

上马横槊,下马作赋,自是英雄本色;熟读《离骚》,痛饮浊酒,果然名士风流。

诗狂空古今,酒狂空天地。

处世当于热地思冷,出世当于冷地求热。

我辈腹中之气,亦不可少,要不必用耳。若蜜口,真妇人事哉。

办大事者,匪独以意气胜,盖亦其智略绝也,故负气雄行,力足以折公侯,出奇制算,事足以骇耳目。如此人者,俱千古矣。嗟嗟!今世徒虚语耳。

说剑谈兵,今生恨少封侯骨;登高对酒,此日休吟烈士歌。

身许为知己死一剑,夷门到今侠骨香仍古;腰不为督邮折五斗,彭泽从古高风清至今。

剑击秋风,四壁如闻鬼啸;琴弹夜月,空山引动猿号。

壮志愤懑难消,高人情深一往。

先达笑弹冠,休向侯门轻曳裾;相知犹按剑,莫从世路暗投珠。

上一章小窗幽记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