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窗幽记 >

卷十二 集倩

倩不可多得,美人有其韵,名花有其致,青山绿水有其丰标。外则山臞韵士,当情景相会之时,偶出一语,亦莫不尽其韵,极其致,领略其丰标。可以启名花之笑,可以佐美人之歌,可以发山水之清音,而又何可多得!集情第十二。

会心处,自有濠濮间想,然可亲人鱼鸟;偃卧时,便是羲皇上人,何必秋月凉风。

一轩明月,花影参差,席地便宜小酌;十里青山,鸟声断续,寻春几度长吟。

入山采药,临水捕鱼,绿树阴中鸟道;扫石弹琴,卷帘看鹤,白云深处人家。

沙村竹色,明月如霜,携幽人杖藜散步;石屋松阴,白云似雪,对孤鹤扫榻高眠。

焚香看树,人事都尽,隔帘花落,松梢月上,钟声忽度;推窗仰视,河汉流云,大胜昼时,非有洗心涤虑得意爻象之表者,不可独契此语。

纸窗竹屋,夏葛冬裘,饭后黑甜,日中白醉,足矣!

收碣石之宿雾,敛苍梧之夕云。

八月灵槎,泛寒光而静去;三山神阙,湛清影以遥连。

空三楚之暮天,楼中历历;满六朝之故地,草际悠悠。

秋水岸移新钓舫,藕花洲拂旧荷裳。心深不灭三年字,病浅难销寸步香。

赵飞燕歌舞自赏,仙风留于绉裙;韩昭侯颦笑不轻,俭德昭于敝裤。皆以一物着名,局面相去甚远。

翠微僧至,衲衣皆染松云;斗室残经,石磬半沉蕉雨。

黄鸟情多,常向梦中呼醉客;白云意懒,偏来僻处媚幽人。

乐意相关禽对语,生香不断树交花,是无彼无此真机;野色更无山隔断,天光常与水相连,此彻上彻下真境。

美女不尚铅华,似疏云之映淡月;禅师不落空寂,若碧沼之吐青莲。

书者喜谈画,定能以画法作书;酒人好论茶,定能以茶法饮酒。

诗用方言,岂是采风之子;谈邻徘语,恐贻拂麈之羞。

肥壤植梅花,茂而其韵不古;沃土种竹枝,盛而其质不坚。竹径松篱,尽堪娱目,何非一段清闲;园亭池榭,仅可容身,便是半生受用。

南涧科头,可任半帘明月;北窗坦腹,还须一榻清风。

披帙横风榻,邀棋坐雨窗。

洛阳每遇梨花时,人多携酒树下,曰:“为梨花洗妆。”

绿染林皋,红销溪水。

几声好鸟斜阳外,一簇春风小院中。

有客到柴门,清尊开江上之月;无人剪蒿径,孤榻对雨中之山。

恨留山鸟,啼百卉之春红;愁寄陇云,锁四天之暮碧。

涧口有泉常饮鹤,山头无地不栽花。

双杵茶烟,具载陆君之灶;半床松月,且窥杨子之书。

寻雪后之梅,几忙骚客;访霜前之菊,颇惬幽人。

帐中苏合,全消雀尾之炉;槛外游丝,半织龙须之席。

瘦竹如幽人,幽花如处女。

晨起推窗,红雨乱飞,闲花笑也;绿树有声,闲鸟啼也;烟岚灭没,闲云度也;藻荇可数,闲池静也;风细帘青,林空月印,闲庭峭也。山扉昼扃,而剥啄每多闲侣;帖括因人,而几案每多闲编。绣佛长斋,禅心释谛,而念多闲想,语多闲词。闲中滋味,洵足乐也。

鄙吝一消,白云亦可赠客;渣滓尽化,明月亦来照人。

水流云在,想子美千载高标;月到风来,忆尧夫一时雅致。何以消天下之清风朗月,酒盏诗筒;何以谢人间之覆雨翻云,闭门高卧。

高客留连,花木添清疏之致;幽人剥啄,莓苔生淡冶之容。

雨中连榻,花下飞觞。进艇长波,散发弄月。紫箫玉笛,飒起中流。白露可餐,天河在袖。

午夜箕踞松下,依依皎月,时来亲人,亦复快然自适。

香宜远焚,茶宜旋煮,山宜秋登。

中郎赏花云:“茗赏上也,谈赏次也,酒赏下也。茶越而酒崇,及一切庸秽凡俗之语,此花神之深恶痛斥者。宁闭口枯坐,勿遭花恼可也。”

赏花有地有时,不得其时而漫然命客,皆为唐突。寒花宜初雪,宜雨霁,宜新月,宜暖房;温花宜晴日,宜轻寒,宜华堂;暑花宜雨后,宜快风,宜佳木浓阴,宜竹下,宜水阁;凉花宜爽月,宜夕阳,宜空阶,宜苔径,宜古藤巉石边。若不论风日,不择佳地,神气散缓,了不相属,比于妓舍酒馆中花,何异哉!

云霞争变,风雨横天,终日静坐,清风洒然。

妙笛至山水佳处,马上临风,快作数弄。

心中事,眼中景,意中人。

园花按时开放,因即其佳称待之以客。梅花索笑客,桃花销恨客,杏花倚云客,水仙凌波客,牡丹酣酒客,芍药占春客,萱草忘忧客,莲花禅社客,葵花丹心客,海棠昌州客,桂花青云客,菊花招隐客,兰花幽谷客,酴醾清叙客,腊梅远寄客。须是身闲,方可称为主人。

马蹄入树鸟梦坠,月色满桥人影来。

无事当看韵书,有酒当邀韵友。

红寥滩头,青林古岸,西风扑面,风雪打头,披蓑顶笠,执竿烟水,俨然在米芾《寒江独钓图》中。

冯惟一以杯酒自娱,酒酣即弹琵琶,弹罢赋诗,诗成起舞。时人爱其俊逸。

风下松而合曲,泉萦石而生文。

秋风解缆,极目芦苇,白露横江,情景凄绝。孤雁惊飞,秋色远近,泊舟卧听,沽酒呼卢,一切尘事,都付秋水芦花。

设禅榻二,一自适,一待朋。朋若未至,则悬之。敢曰:“陈蕃之榻,悬待孺子,长史之榻,专设休源。”亦惟禅榻之侧,不容着俗人膝耳。诗魔酒颠,赖此榻袪醒。

留连野水之烟,淡荡寒山之月。

春夏之交,散行麦野;秋冬之际,微醉稻场。欣看麦浪之翻银,□翠直侵衣带;快睹稻香之覆地,新醅欲溢尊罍。每来得趣于庄村,宁去置身于草野。

羁客在云村,蕉雨点点,如奏笙竽,声极可爱。山人读《易》、《礼》,斗后骑鹤以至,不减闻韶也。

阴茂树,濯寒泉,溯冷风,宁不爽然洒然!

韵言一展卷间,恍坐冰壶而观龙藏。

春来新笋,细可供茶;雨后奇花,肥堪待客。

赏花须结豪友,观妓须结淡友,登山须结逸友,泛舟须结旷友,对月须结冷友,待雪须结艳友,捉酒须结韵友。

问客写药方,非关多病;闭门听野史,只为偷闲。

岁行尽矣,风雨凄然,纸窗竹屋,灯火青荧,时于此间得小趣。

山鸟每夜五更喧起五次,谓之报更,盖山间率真漏声也。

分韵题诗,花前酒后;闭门放鹤,主去客来。

插花着瓶中,令俯仰高下,斜正疏密,皆存意态,得画家写生之趣,方佳。

法饮宜舒,放饮宜雅,病饮宜小,愁饮宜醉,春饮宜郊,夏饮宜□,秋饮宜舟,冬饮宜室,夜饮宜月。

甘酒以待病客,辣酒以待饮客,苦酒以待豪客,淡酒以待清客,浊酒以待俗客。

观书,宜倚栏吹笛;宜焚香静坐;宜挥麈清谈。江干宜帆影,山郁宜烟岚;院落宜杨柳,寺观宜松篁;溪边宜渔樵、宜鹭鸶,花前宜娉婷、宜鹦鹉;宜翠雾霏微,宜银河清浅;宜万里无云,长空如洗;宜千林雨过,叠嶂如新;宜高插江天,宜斜连城郭;宜开窗眺海日,宜露顶卧天风;宜啸,宜咏,宜终日敲棋;宜酒,宜诗,宜清宵对榻。

良夜风清,石床独坐,花香暗度,松影参差。黄鹤楼可以不登,张怀民可以不访,《满庭芳》可以不歌。

茅屋竹窗,一榻清风邀客;茶炉药灶,半帘明月窥人。

娟娟花露,晓湿芒鞋;瑟瑟松风,凉生枕簟。

绿叶斜披,桃叶渡头,一片弄残秋月;青帘高挂,杏花村里,几回典却春衣。

杨花飞入珠帘,脱巾洗砚;诗草吟成锦字,烧竹煎茶。良友相聚,或解衣盘礴,或分韵角险,顷之貌出青山,吟成丽句,从旁品题之,大是开心事。

木枕傲,石枕冷,瓦枕粗,竹枕鸣。以藤为骨,以漆为肤,其背圆而滑,其额方而通。此蒙庄之蝶庵,华阳之睡几。

小桥月上,仰盼星光,浮云往来,掩映于牛渚之间,别是一种晚眺。

医俗病莫如书,赠酒狂莫如月。

明窗净几,好香苦茗,有时与高衲谈禅;豆棚菜圃,暖日和风,无事听友人说鬼。

花事乍开乍落,月色乍阴乍晴,兴未阑,踌躇搔首;诗篇半拙半工,酒态半醒半醉,身方健,潦倒放怀。

湾月宜寒潭,宜绝壁,宜高阁,宜平台,宜窗纱,宜帘钩;宜苔阶,宜花砌,宜小酌,宜清谈,宜长啸,宜独往,宜搔首,宜促膝。春月宜尊罍,夏月宜枕簟,秋月宜砧杵,冬月宜图书。楼月宜萧,江月宜笛,寺院月宜笙,书斋月宜琴。闺闱月宜纱橱,勾栏月宜弦索;关山月宜帆樯,沙场月宜刁斗。花月宜佳人,松月宜道者,萝月宜隐逸,桂月宜俊英;山月宜老衲,湖月宜良朋,风月宜杨柳,雪月宜梅花。片月宜花梢,宜楼头,宜浅水,宜杖藜,宜幽人,宜孤鸿。满月宜江边,宜苑内,宜绮筵,宜华灯,宜醉客、宜妙妓。

佛经云:“细烧沉水,毋令见火。”此烧香三昧语。

石上藤萝,墙头薛荔,小窗幽致,绝胜深山,加以明月清风,物外之情,尽堪闲适。

出世之法,无如闭关。计一园手掌大,草木蒙茸,禽鱼往来,矮屋临水,展书匡坐,几于避秦,与人世隔。

山上须泉,径中须竹。读史不可干酒,谈禅不可无美人。

幽居虽非绝世,而一切使令供具交游晤对之事,似出世外。花为婢仆,鸟为笑谈;溪漱涧流代酒肴烹炼,书史作师保,竹石质友朋;雨声云影,松风萝月,为一时豪兴之歌舞。情景固浓,然亦清趣。

蓬窗夜启,月白于霜,渔火沙汀,寒星如聚。忘却客于作楚,但欣烟水留人。

无欲者其言清,无累者其言达。口耳巽人,灵窍忽启,故曰不为俗情所染,方能说法度人。

临流晓坐,欸乃忽闻,山川之情,勃然不禁。

舞罢缠头何所赠,折得松钗;饮余酒债莫能偿,拾来榆荚。

午夜无人知处,明月催诗;三春有客来时,香风散酒。

如何清色界,一泓碧水含空;那可断游踪,半砌青苔滞雨。

村花路柳,游子衣上之尘;山雾江云,行李担头之色。

何处得真情,买笑不如买愁;谁人效死力,使功不如使过。

芒鞋甫挂,忽想翠微之色,两足复绕山云;兰掉方停,忽闻新涨之波,一叶仍飘烟水。

旨愈浓而情愈淡者,霜林之红树;臭愈近而神愈远者,秋水之白苹。

龙女濯冰绡,一带水痕寒不耐;姮娥携宝药,半囊月魄影犹香。

山馆秋深,野鹤唳残清夜月;江园春暮,杜鹃啼断落花风。

石洞寻真,绿玉嵌乌藤之仗;苔矶垂钓,红翎间白鹭之蓑。

晚村人语,远归白社之烟;晓市花声,惊破红楼之梦。

案头峰石,四壁冷浸烟云,何与胸中丘壑;枕边溪声,半榻寒生瀑布,争如舌底鸣泉。

扁舟空载,赢却关津不税愁;孤杖深穿,揽得烟云闲入梦。

幽堂昼密,清风忽来好伴;虚窗夜朗,明月不减故人。

晓入梁王之苑,雪满群山;夜登庚亮之楼,月明千里。

名妓翻经,老僧酿酒,书生借箸,谈兵介胄,登高作赋,羡他雅致偏增;屠门食素,狙侩论文,厮养盛服,领缘方外,束修怀刺,令我风流顿减。

高卧酒楼,红日不催诗梦醒;漫书花榭,白云恒带墨痕香。

相美人如相花,贵清艳而有若远若近之思;看高人如看竹,贵潇洒而有不密不疏之致。

梅称清绝,多却罗浮一段妖魂;竹本萧疏,不耐湘妃数点愁泪。

穷秀才生活,整日荒年;老山人出游,一派熟路。

眉端扬未得,庶几在山月吐时;眼界放开来,只好向水云深处。

刘伯伦携壶荷锸,死便埋我,真酒人哉;王武仲闭关护花,不许踏破,直花奴耳。

一声秋雨,一行秋雁,消不得一室清灯;一月春花,一池春草,绕乱却一生春梦。

夭桃红杏,一时分付东风;翠竹黄花,从此永为闲伴。

花影零乱,香魂夜发,冁然而喜。烛既尽,不能寐也。

花阴流影,散为半院舞衣;水响飞音,听来一溪歌板。

一片秋色,能疗客病;半声春鸟,偏唤愁人。

会心之语,当以不解解之;无稽之言,是在不听听耳。

云落寒潭,涤尘容于水镜;月流深谷,拭淡黛于山妆。

寻芳者追深径之兰,识韵者穷深山之竹。

花间雨过,蜂粘几片蔷薇;柳下童归,香散数茎檐卜。

幽人到处烟霞冷,仙子来时云雨香。

落红点苔,可当锦褥;草香花媚,可当娇姬。莫逆则山鹿溪鸥,鼓吹则水声鸟啭。毛褐为纨绮,山云作主宾。和根野菜,不酿侯鲭;带叶柴门,奚输甲第。

野筑郊居,绰有规制;茅亭草舍,棘垣竹篱,构列无方,淡宕如画,花间红白,树无行款。倘徉洒落,何异仙居?

墨池寒欲结,冰分笔上之花;炉篆气初浮,不散帘前之雾。

青山在门,白云当户,明月到窗,凉风拂座。胜地皆仙,五城十二楼,转觉多设。

何为声色俱清?曰:松风水月,未足比其清华。何为神情俱彻?曰:仙露明珠,讵能方其朗润。

逸字是山林关目,用于情趣,则清远多致;用于事务,则散漫无功。

宇宙虽宽,世途眇于鸟道;征逐日甚,人□浮比鱼蛮。

柳下舣舟,花间走马,观者之趣,倍过个中。

间人情何似?曰:野水多于地,春山半是云。问世事何似?曰:马上悬壶浆,刀头分顿肉。

尘情一破,便同鸡犬为仙,世法相拘,何异鹤鹅作阵。

清恐人知,奇足自赏。

与客到,金鐏醉来一榻,岂独客去为佳;有人知,玉律回车三调,何必相识乃再。笑元亮之逐客何迂,羡子猷之高情可赏。

高士岂尽无染,莲为君子,亦自出于污泥;丈夫但论操持,竹作正人,何妨犯以霜雪。

东郭先生之履,一贫从万古之清;山阴道士之经,片字收千金之重。

管辂请饮后言,名为酒胆:休文以吟致瘦,要是诗魔。

因花索句,胜他牍奏三千;为鹤谋粮,赢我田耕二顷。

至奇无惊,至美无艳。

瓶中插花,盆中养石,虽是寻常供具,实关幽人性情。若非得趣,个中布置,何能生致!

舌头无骨,得言语之总持;眼里有筋,具游戏之三昧。

湖海上浮家泛宅,烟霞五色足资粮;乾坤内狂客逸人,花乌四时供啸咏。

养花,瓶亦须精良,譬如玉环、飞燕不可置之茅茨,嵇阮贺李不可请之店中。

才有力以胜蝶,本无心而引莺;半叶舒而岩暗,一花散而峰明。

玉槛连彩,粉壁迷明。动鲍昭之诗兴,销王粲之忧情。

急不急之辨,不如养默;处不切之事,不如养静;助不直之举,不如养正;恣不禁之费,不如养福;好不情之察,不如养度;走不实之名,不如养晦;近不祥之人,不如养愚。

诚实以启人之信我,乐易以使人之亲我,虚己以听人之教我,恭己以取人之敬我,奋发以破人之量我,洞彻以备人之疑我,尽心以报人之托我,坚持以杜人之鄙我。

上一章小窗幽记 → 下一章